不多时,应沙海便来到了众人面前。

                                                                                                                                                                                      秋雯雯清了清嗓音,柔声问道:“应大哥,你还记得你今日跟我说过的话吗?”

                                                                                                                                                                                      应沙海一脸莫名:“我跟你说?秋姑娘你是不是记性不好?分明是你主动找了过来同我说话?!?br/>
                                                                                                                                                                                      秋雯雯脸上的温柔险些维持不住,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应大哥,你在说什么?分明是你来找我,说你不忍心看到好人被强权祸害,便提醒我今晚一定不要留在院子里,因为可能会出事,你怎么不认了呢?”

                                                                                                                                                                                      怎么回事?

                                                                                                                                                                                      为何这个应沙??雌鹄春孟袷歉久挥兄姓械难??

                                                                                                                                                                                      应沙海的表情越发一言难?。骸胺置魇悄阍缇椭懒宋以诩嗍幽?,并准确地找到了我的藏身地点,让我帮你诬陷公主?!?br/>
                                                                                                                                                                                      “什么?”

                                                                                                                                                                                      太子惊呼。

                                                                                                                                                                                      秋雯雯慌了,猛烈摇头:“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力?分明是应大哥你……”

                                                                                                                                                                                      “够了?!崩淅街蚨狭怂骸笆悄闼档闹灰ι澈3隼?,他就会帮你指证本宫,如今他人已经在这里了,可他说的跟你说的分明差了十万八千里,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冷澜之打蛇上棍:“你几度陷害当朝当朝公主,若本宫今日不动你,如何服众?把她拖下去,乱棍打死??!”

                                                                                                                                                                                      太子将秋雯雯从府卫的手中救了出来,护在身后:“伽罗,你不能动秋姑娘!”

                                                                                                                                                                                      “今日,本宫还非动不可了?!崩淅街沽艘患茄凵?,左右两边的人立马冲过去把秋雯雯拽了出来。

                                                                                                                                                                                      太子气的不轻:“伽罗,你疯了吗?她可是受害者??!”

                                                                                                                                                                                      “她是受害者,便可以肆无忌惮的诬陷本宫?”冷澜之面无表情:“那若是将来有人跑到太子府捣乱,诬陷太子草菅人命,甚至是给你扣上了更加严重的罪名,你是不是也会看在对方是‘受害者’的份儿上饶恕对方?”

                                                                                                                                                                                      她就差把秦王和越王的名字甩到太子脸上了。

                                                                                                                                                                                      事已至此,她不期待太子能懂她,反正不论如何,秋雯雯这个祸害,她是一锭要除的。

                                                                                                                                                                                      “太子殿下,救我!”

                                                                                                                                                                                      “公主,你不能这样做!应沙海是你的人,他当然会帮着你说话!”

                                                                                                                                                                                      冷澜之嘴角一抽。

                                                                                                                                                                                      尽管知道了这女人两面三刀的真面目,此时也还是忍不住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你要不要听听看你在说什么?说应沙海的证词可信的是你,如今你又怀疑她?”

                                                                                                                                                                                      她别有深意地看向太子:“这样一个出尔反尔的女人,也不知太子究竟信了她哪句话?又为何会觉得她温柔善良?本宫看,她分明是满肚子的阴谋算计!”

                                                                                                                                                                                      太子无言。

                                                                                                                                                                                      他想命令京戟卫?;で秭?,但京戟卫首领不为所动。

                                                                                                                                                                                      于是,他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秋雯雯被两个人扣押着,不知道要被送到什么地方。

                                                                                                                                                                                      他神色怔忪,张了张嘴,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秋雯雯快要气疯了。

                                                                                                                                                                                      这个太子怎么这般无用?

                                                                                                                                                                                      不对,他本来就没有用,否则的话,怎么会那么轻易地就被她的心上人赶下台?

                                                                                                                                                                                      只不过,在书里看到是一回事,亲身经历,并且还是以太子这边的人的身份经历,又是另一回事。

                                                                                                                                                                                      仓皇间,她飞快看了冷澜之一眼。

                                                                                                                                                                                      看着那张美丽温婉的淡定脸颊,她心中浮现出了浓浓的不甘。

                                                                                                                                                                                      她一个堂堂的现代人,而且还有穿越大神所赠的系统当做金手指,怎么会斗不过一个纸片人?

                                                                                                                                                                                      她不服!

                                                                                                                                                                                  www.cf732.xyz
                                                                                                                                                                                  武侠类网游小说 米露露相亲日记 万界黑科技聊天群 柏青哥原著 都市小说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超级骷髅兵txt 侦探小说家 小说作者 疯狂小说网 法医秦明小说 三国小说 末世 现代奇人传 诛仙 小说 500部短篇小说 叶冰伦 天枢笔趣阁 弃妇重生 嫡女斗宅门 极品魔鬼啃小羊 王磊晓芬小说免费阅读 林恒和女帝重生娘胎 萧铭 都市异能完本 冷公主的复仇使命 读档人生 重生之我是大帅哥 长篇爱情小说 小说排名 神医小说 1女多男 我的美女仙妻 男主当着女主的面要了别人小说 玄换小说 小说同居万岁 都市异能完本小说 天师斗妖姬 大医仙萧逸 小说2013 黄 色 成 人小说 热门小说排行榜 烽火戏诸侯的作品 金鳞化龙传 都市有神王 海贼王之艾斯复活 球场雄心 神墓官网 起点女生 幻城 小说 美娱网